cnc体育在线平台

帮扶的贫困户脱贫了 她却永远离开了

▲《中国妇女报》2020年1月7日1版刊发赵永梅事迹

综合:中国妇女报 记者许真学 李伶俐

江津日报 记者 陆海银 陈婷

1月2日,江津区广兴镇彭桥村的天灰蒙蒙的,像极了52岁的赵应芬的心情。她望着远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离儿媳牺牲已经过去两个半月,再提起她,赵应芬还是忍不住流泪。赵应芬的儿媳赵永梅,是彭桥村妇联主席,2019年10月17日,在入社检查人居环境整治工作的路途中,遇车祸不幸牺牲,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6岁。追悼会那天,全村老少自发相携,赶去见她最后一面。事故发生后,市妇联和江津区妇联也赶往彭桥村看望慰问了赵永梅家属。

▲赵永梅

高票当选 成年轻的村妇联主席

说起赵永梅,熟悉她的人都说她有志气。1993年出生的赵永梅性格活泼开朗,2013年8月,赵永梅和男友吴明春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从此便扎根彭桥村。

2016年,彭桥村换届选举,赵永梅主动请缨,参加村委竞选,高票当选彭桥村妇联主席,并兼任村计生助理。

▲赵永梅(生前)入户慰问老人

彭桥村妇女儿童多、工作任务重。三年来,赵永梅很少有休息时间,常常走村串户,全村每户的家庭情况都烂熟于心。

91岁的易守容老人自儿子去世后就与孙女詹红梅相依为命。因患有老年痴呆症,老人出门后经常找不到家。附近的好心人看到易婆婆后,就把她送到村办公室。赵永梅不管多忙,都会抽时间照顾老人,兑糖水、买粑粑、煮面条……村民们都说她是老人的“亲孙女”。

在彭桥村,赵永梅关心照顾的不仅仅是易守容老人,只要是村里的妇女儿童,有困难她都主动热情地帮忙,她还联系帮扶了村里的4户贫困户。

琪琪会走路 多亏有了她

在她联系的4户贫困户中,琪琪一家最让她牵挂。在上任走访中,赵永梅见3岁的脑瘫儿琪琪总是被外婆许贵英抱着,她才知道琪琪还不能独立行走。于是,她主动向村“两委”提出自己担任琪琪一家的帮扶联系人。

▲ 赵永梅(生前)到贫困户许贵英家看望

“你们带琪琪去做康复吧,国家有免费康复政策。”赵永梅第一次向许贵英提出为琪琪做康复时,许贵英有些犹豫,因为村子离江津区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回实在太折腾了。

“我家乡有医院做康复,我帮你们联系看看,离我们村也近!”赵永梅反复动员,并为他们联系了离彭桥村较近的綦江区一家康复医院。

▲ 赵永梅(生前)在院坝会上宣讲

每天花上三元钱车费,许贵英坚持带孙女去做康复,经过三年多的坚持康复训练,琪琪终于能走路了,在稍微平坦的路上,琪琪还能小跑起来。

许贵英说,琪琪特别喜欢赵永梅,每次她来,琪琪就把家里的小板凳端给她坐,而且一定要她坐下了才放心。

作为帮扶人,赵永梅为许贵英家制订了脱贫计划,为他们送来免费鸡鸭苗,还动员许贵英种了五六十棵枳壳药柑。

“你看那一群就是我的鸭子。”许贵英指着家门前冬水田边的鸭子说,“再过些月份卖了收入七八千元是稳当的,只是赵永梅永远看不到了,太可惜了。”

▲ 赵永梅(生前)在开展健康宣传

“吴文广已购买了医疗保险,想发展养殖业脱贫;幸禹红家危房改造已申报,还要帮助解决医疗保险;李文家旧房改造好了已入住……”在赵永梅的广兴镇建卡贫困户基本信息登记表上,她详细记录下精准扶贫帮扶情况。值得让她欣慰的是,目前,她帮扶的4户贫困户已全部越线脱贫。

听说她走了 我几夜睡不着

赵永梅出事那天,金家湾75岁的刘仕群婆婆是从邻居口中听说的。那天,大家还在谈论,说桥溪口洞子塘转弯处有名村干部出车祸了,姓赵。

“是不是永梅呀,只有她姓赵。”村民们担心地问。“呸呸呸,我们不谈了,我们不望她不好。”刘仕群还在心里期望着赵永梅没事儿。

▲ 赵永梅的工作笔记

但消息还是被确认了。刘仕群连着几夜都睡不着觉。“我一想到她就睡不着,太可惜了,她才26岁呀,还有两个小娃娃,啷个办喔。”至今谈起,刘仕群仍觉心痛。

每次到金家湾见到刘仕群,赵永梅总是“老辈子、老辈子”地叫着,她觉得,这个小姑娘特别懂礼貌。

刘仕群所在的金家湾大院子共有14户人家,他们与赵永梅结下深厚情谊起因于院落整治。

▲ 赵永梅负责的金家湾院落,整治前后形成鲜明对比

江津区妇联在“乡村振兴巴渝巾帼行动”中大力开展美丽家园建设,村“两委”便将环境整治的工作交给了村妇联主席赵永梅负责,金家湾院落整治时正逢夏天,大热天村民们请她进屋坐坐她也不肯,就在现场守着,生怕出一点儿纰漏。

“傻姑娘呢,你不晓得去躲会儿阴凉吗?看你晒得黑黢黢的。”四个月环境整治下来,村主任陈元贵再见到的赵永梅时,她又瘦又黑。

陈元贵说,其实赵永梅知道项目经费有限,希望能做得又省又好。“你看我们这儿,路没有泥,车子一开就到家了,感谢国家,感谢党,也感谢永梅。”

对自己很苛刻 对旁人很大方

赵永梅患有甲亢,需要长期吃药,但直到她牺牲,也很少有同事知道她的病情。村支部书记刘义均说,她对工作、对自己就是这么“苛刻”,从来没有向组织提出过任何困难和要求。

▲赵永梅(生前)入户挂住房标识牌

她的苛刻,在早上六七点钟的一个个电话里。

“书记,又有人偷倒垃圾在我们河边上了。”早上六点多,她一个电话就把刘义均惊醒,发现问题马上汇报是她的好习惯。直到有一天,电话里她笑了起来:“书记,我把他抓到了。”原来,天还没亮她就在河边蹲守,把正乱倒垃圾的驾驶员抓了个正着,从此解决了村里河边不明垃圾的问题。

她的苛刻,也在每一天黄昏的幼儿园里。

赵永梅的家离村办公室约有2公里的路程,两个孩子的幼儿园在中途,每天赵永梅都把孩子留在幼儿园,等到忙完工作再去接他们。“幼儿园3∶30放学,她6∶30去接娃都是早的。”

她对自己很苛刻,对旁人却很大方。

空调安装工刘济帮赵永梅安过两次空调。在他的印象里,赵永梅见人总是笑呵呵的,空调还没安先招呼大家吃水果。“热情、大方。”

只是这个热情大方的姑娘,再也回不来了,她曾经有多让大家喜欢,如今就有多让大家惋惜。

▲赵永梅(生前)看望留守老人

赵应芬说,她是儿媳也是女儿,从她和儿子结婚的第一天起,这个家基本就是她在当家。老两口把工资卡交给她用,但这些钱怎么用的,家里需要买什么大件,她都跟公婆交代清楚,从不乱花。也正因为她懂事,一家人都很喜欢她。她走后的两个多月,一家人也没能从悲痛中走出来。

“现在她走了,两个娃娃好可怜。”赵应芬说着又哭了起来。镇党委副书记、妇联主席黄利告诉记者,镇党委已联系了两个孩子所在的幼儿园,幼儿园为两个孩子提供了免费校车接送并给予特别照顾。

而刘义均总觉得自己还欠赵永梅点什么,2019年3月,赵永梅写了入党申请书,就在她牺牲的10月,刘义均已计划召开党支部会议,讨论提名她为“入党积极分子”。遗憾的是,她最终没有等到这一天。

出品:重庆市妇联网宣中心

编辑:周倩

责编:杨强

声明:除原创内容及特别说明之外,推送稿件文字及图片均来自网络及各大主流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认为内容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