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c体育在线app

英国选民众生相:约翰逊“大胜”背后的分裂之痛

英国广播公司(BBC)当地时间12日晚些时候公布了英国当天大选投票的一项由BBC、ITV、Sky News联合组织的出口民调最新结果。结果显示在英国议会下院650席中,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将获得过半数席位。

然而,尽管赢得预期中的“大胜”,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所将要面对的,仍然是一个分裂中的国家。

英国内部不断扩大的裂痕是如此的明显, 脱欧者和留欧者、蓝领和白领、犹太人和穆斯林、英格兰人、北爱尔兰人、苏格兰人和威尔士人……人们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正相互疏远。

外部世界在观察英国时通常只会盯着伦敦的喧嚣与繁华,但这一次,大选之际,《纽约时报》把目光投向了首都圈之外的英国人。

昔日煤矿小镇的痛楚

在夏尔布鲁克,挫败感最终与“脱欧”结合在了一起。

夏尔布鲁克依然在艰难地从1993年煤矿关闭中恢复过来

这座位于英格兰中心位置的小城的城郊曾有一座煤矿,为这个国家源源不断地输送工业血液。现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座仓库,存放着一套套运动装。

过去,煤矿带来了能养家糊口的殷实饭碗;如今,仓库提供的只有法定最低薪金标准的临时工作。

“矿井就像母亲一样,母亲总是照看好每一个人。”加斯科因说。

自从现有选区1950年划定以来,工薪阶级占多数的夏尔布鲁克选民们总是将选票投给工党候选人。在2016年的“脱欧”公投中,大约7成当地选民投票支持“脱欧”,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认为政府早就该对此有所作为了。

“那会只要打开电视,里面全是和‘脱欧’有关的内容。”支持“脱欧”的夏尔布鲁克居民、前矿工卡恩说,“它早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支持“脱欧“的保守党首相约翰逊寄希望于这种挫败感能将自己的政党从议会少数变为议会多数。而有史以来第一次,保守党在采矿区不受欢迎的传统可能会被打破,夏尔布鲁克很可能将迎来一位保守党议员。

“矿工们把宝压在了鲍里斯身上。”加斯科因说,他曾是煤矿工会领袖,现在经营一家老矿工俱乐部。“简直是疯了。”

本地的这座仓库在这一戏剧性的转变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这座仓库就建在小镇煤矿的旧址上。多年来,煤矿曾是夏尔布鲁克的骄傲,也是小镇1896年建镇的缘由。矿井里的工作并不安全,但它却提供了稳定的岗位,不错的薪水和退休金,以及强烈的方向感和社区归属感。

“矿井就像母亲一样。”加斯科因说,“母亲总是照看好每一个人。”

夏尔布鲁克矿工社交俱乐部里的一场生日派对

由于保守党政府当时推动的一系列去工业化和私有化措施,夏尔布鲁克的煤矿最终在1993年被关闭。12年后,一座仓库取代了它的位置,但人们心中的情感空虚感却依旧还在。这座仓库提供的工作岗位虽然多于煤矿,但它们大多报酬低且工作条件差。

一项由议会主导的调查显示,仓库所有者对待员工的方式“缺乏尊严和尊重”,一些工人因为在工作时间里抽空喝几口水而遭遇惩罚。

大多数本地居民拒绝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因此仓库中的员工大多来自欧盟内经济相对不发达的成员国。而在本地人的心中,他们开始将这一区域的衰落同外来移民联系起来。

一位本地脱欧政党的候选人在临近城镇寻求支持

“我所看到的是身边人的薪资水平在不断下降,这都是因为欧洲人的到来。”意大利移民后代帕萨雷利解释为什么支持“脱欧”,“我们(英国)只是一个小岛,如果人们继续源源不断地到来,那这个国家就会因为内部压力过大而‘爆掉’。”

《纽约时报》称,在一个没有“脱欧”的世界里,这座小镇的居民大概还是会将选票投给工党,该党承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并且反对仓库提供现在这种条件糟糕的工作岗位。

但这一切都因“脱欧”而改变。

“在加入欧盟前,英国是一个相当富足的国家。”前矿工卡恩说,“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回到那个时候的状态呢?”

面临威胁的少数族裔

在夏尔布鲁克以及一些英国其它地方,相当多的人将“脱欧”视为可以重塑英国社会结构的途径,但在有些地区却并非如此。

对于一些热爱欧洲、通常会支持保守党的富裕的伦敦人来说,“脱欧”已经削弱了他们对这个约翰逊领导下的政党的支持度。但对于一些少数族裔来说,“脱欧”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威胁。

为了证明这一点,曾致力于推动种族平等的海耶斯带记者去了英国第二大城市伯明翰的一座酒店。这座酒店早已装修一新,它的建筑平面图和名字也已改变,但海耶斯最终还是找到了那个房间。

海耶斯在伯明翰一家社区电台

1968年,日后成为保守党政府部长的伊诺克・鲍威尔在这里发表了“移民将毁掉英国”的种族主义言论,时至今日,这种言论的拥趸在英国依然大有人在。而当时还只是一个25岁牙买加移民的海耶斯永远也忘不了他和他在所的社区面临的恐惧。

虽然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英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海耶斯警告称,“脱欧”可能会重新激起已经沉寂的种族矛盾。

在“脱欧”公投的造势期间,种族主义攻击较平时增加了五分之一,而鲍威尔也有了自己在当代的追随者――“脱欧”的最大鼓吹者、后来成立了脱欧党的法拉奇。

“对于英国的黑人少数族裔来说,‘脱欧’并不意味着好时代的到来。”海耶斯说,“艰难的日子还在后头。”

英国犹太教改革派资历最高的拉比劳拉・詹娜・克劳斯纳并不是“脱欧”的支持者,但她同样也害怕来自议会另一边的偏见:在科尔宾的领导下,工党领导层对党内反犹主义时常视而不见

犹太人视助弱扶贫为最主要的道德责任之一,劳拉・詹娜・克劳斯纳说,“这也是为什么在过去,犹太人天然倾向于和工党站在一起。”

因此,虽然她和犹太人选民通常会将票投给工党,虽然她的父亲和祖父都曾是工党议员,但她本人这一次却会做出不同的选择。

出于对党内反犹主义的担忧,作为工党支持者的劳拉・詹娜・克劳斯纳这一次考虑投票给自由民主党

这并非个别现象,多位议员由于恐惧宣布退出工党,包括劳拉・詹娜・克劳斯纳拉比所在选区的候选人博格,后者目前代表自由民主党参加竞选。

上个月,英国正统犹太人组织的精神领袖发表声明称科尔宾领导下的工党威胁到了“我们国家的灵魂”。不过劳拉・詹娜・克劳斯纳拉比并没有如此极端,她认为英国少数族裔最大的威胁还是来自于极右翼。“但这一次,我会投票给博格。”她说。

伦敦桥上的通勤者,上个月这里发生了一起恐怖袭击

从“放羊”到“露营”

戴维斯正在房子后面的谷仓里检查翻修工作。

在英国的政治讨论中,来自威尔士的声音往往听上去并不是特别有分量,它的独立运动影响力远不及苏格兰,但即便是在这片遥远的土地上,“脱欧”所产生的暗流也已开始涌动。

除了在附近小城待过的三个月,戴维斯几乎一辈子都居住在这片山谷里。他和朋友讲威尔士语,在上学前他一个英文单词也不认识,和父亲一样,他也是个牧羊人,他的750只羊就放养在上面的山坡上。

但“脱欧“已经威胁到了他原本平静的生活。

戴维斯和他的牧场

和许多英国农场一样,戴维斯的农场能维持运营到现在很大程度得益于欧盟提供的农业补贴,除此之外,其它欧洲国家还购买了三分之一的威尔士羊肉。

保守党承诺会提供新的资金以弥补“脱欧”后产生的补贴空缺,但欧盟在“脱欧”后针对英国农产品制定的关税可能会毁掉戴维斯的农场。

“这太可怕了,”戴维斯说。

戴维斯和儿子以及朋友在本地酒吧

一同面临危险的还有他的谷仓以及牧场,戴维斯和妻子计划把草地牧场转变为野营草地,把谷仓改建为游客接待场所。

“这一片区域都是建立在农场之上的。”戴维斯的妻子说,“没有了农场,就没有了本地社区,就会损失掉大量的本地文化。”

更不用说威尔士语,这种语言现在只能在农村地区被听到。

戴维斯天性乐观,他同任何人都相处得来,即便那些人所支持的“脱欧”可能会毁掉他的农场,但他的妻子却没有那么容易释怀,她一直在避免和一些人碰面,也在有意抵制一些商品。

“脱欧”公投的结果让戴维斯的妻子倾向于支持威尔士独立

这种沮丧之情已经逐渐演变成了某种意义更加深远的信念,她希望威尔士能够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留在欧盟。尽管这还只是一种少数看法,但民调显示三分之一的威尔士人开始逐渐接受这一观点。

“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戴维斯的妻子说,但她认为一个独立,受欧盟保护的威尔士会比留在英国更好。

“一次巨大的背叛”

一艘艘渡轮从利物浦的码头出发,驶过岸边红色的起重机后进入平静的爱尔兰海,在一艘船上的餐厅里,凯尼坐在金枪鱼沙拉前阐述自己的观点。“这是一次巨大的背叛。”他说。

他愤怒的源头就是这片分割了不列颠和北爱尔兰的爱尔兰海,也是“脱欧”程序最后的障碍。

20世纪最后的几十年里,北爱尔兰的民族主义者一直寻求脱离英国、同爱尔兰共和国合并,但没有成功。在南北爱尔兰达成和平协议开放边境后,大多数武装人员在1998年放下武器。

一艘穿梭于爱尔兰海之上的渡船

为了避免“脱欧”后北爱尔兰与爱尔兰之间重新设立边境检查程序,约翰逊倾向于同意将整个爱尔兰岛看作一个独立的关税区,边境管控和海关程序将在北爱尔兰和不列颠岛之间执行,像这种跨海渡轮处于受影响的范围之内。

这一决定或许能满足一些北爱尔兰的民族主义者,但也惹恼了这片土地上的“亲英派”,他们大多数是希望北爱尔兰留在英国的新教徒,在他们看来,新的海关边检政策将让北爱尔兰实质上与爱尔兰共和国合并。作为这些人中的强硬派,凯尼拿起腿上的杂志,上面写着:“对海上边境说不,不接受一个经济上统一的爱尔兰,决不妥协。”

支持北爱尔兰留在英国的凯尼在一艘渡船上

令人庆幸的是,坐在离凯尼三张桌子距离远的蒂姆・麦基没有听到这番话。作为一个爱尔兰民族主义者,他反对陆地边界,但海上边界对他来说也强不到哪里去。他害怕上世纪70年代的暴力场面会重演,那时的他险些死于炸弹攻击。

北爱尔兰边境城镇的学生

“约翰逊的决定,”他低声说,“会害死我的一些朋友。”

船舱里,一些“亲英派”附和着凯尼,而一些民族主义者则赞同麦基的看法。不过,苏珊・普莱斯和杰克・普莱斯却不属于这两派。

从出生血缘来看,普莱斯两人是新教徒,但如果必须要选的话,他们却更倾向于英国内部的海上边界,而不是爱尔兰岛的内部边界。

更让人吃惊的是,他们表示“脱欧”让他们更加支持爱尔兰统一。

“我就是感觉。”普莱斯先生说,“当一个欧洲人更重要。”

一条小溪分隔开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共和国

被遗忘的钢铁厂

在苏格兰城镇马瑟韦尔的一片荒地上,汤米・布莱南讲述着那些早已消失不在的事物。

这里以前是工厂大门,他介绍道,这是冷却塔。这里曾经是欧洲最大的钢铁厂之一,布莱南1943年来到这里开始工作。

但是现在,这里留下的只有满地的碎黄玻璃。这个占地面积一度超过中央公园的莱文斯克莱格钢铁厂在被当时的保守党政府私有化后,于1992年被关闭并被拆除,这让包括布莱南在内的大约1万名员工失业。

布莱南展示一张莱文斯克莱格钢铁厂的照片

在前面提到的夏尔布鲁克,去工业化为“脱欧”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在马瑟韦尔,这却助长了人们对英国政府的怨恨之情。2016年,这片区域的大多数人投票支持留在欧盟,在2014年的独立公投中,这里的多数人选择独立。

布莱南本人也正是这样投票的,他认定英国政府永远不会将苏格兰的利益放在首要位置。“如果我们当初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莱文斯克莱格钢铁厂就不会关门了。”他说。

莱文斯克莱格钢铁厂关门的同一年,梅里亚在马瑟韦尔出生。钢铁厂的离开也带走了大多数稳定的工作岗位,梅里亚在成年时期的工作大多都是低收入的临时工作。

英国离开欧盟的决定遭到了绝大多数苏格兰选民的反对

保守党政府近几年的财政紧缩政策共削减了大约400亿美元的社会福利预算,这也影响到了梅里亚的家庭,她身有残疾的4岁女儿被认定不符合领取460美元政府补贴的标准。

在10月份失去了最近的一份工作后,梅里亚正在想法设法维持生活,为了节约电费,她甚至鼓励四个孩子在黑暗中玩耍。但和布莱南不同,忙于工作面试和医院预约的梅里亚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政治。她说不出几个政党的名字,对苏格兰独立也没有看法。

这反映了另一幅现实:对于许多人来说生存下去就已是困难重重,自然就更没有时间考虑投票了。

至于曾经的钢铁厂,梅里亚从未听说过它。

(文/陈祥凯,图/网络,DAILY MEDIA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