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c体育在线平台

造车狂人庞青年失宠:被限制高消费114次,工人上班打完卡卖烧饼

庞青年的一位堂弟,是他厂里干了十多年的一线工人,面对青年汽车订单较少的情况,他也和其他很多工人一样,每天上午打卡后就出去摆摊卖烧饼,傍晚再回厂里打卡。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闵云霄 编辑|覃旭

2019年初冬时节,浙江气温陡降,“造车狂人”庞青年大本营――位于浙江金华的青年汽车集团总部,也进入寒冬。工资拖欠5个月之久,工人的上班情况不太正常,大量土地被开发商用于商业开发,漂亮的会所也已经转给他人使用。

在此之前,轰动一时的南阳水氢汽车工厂已经停工,他旗下的杭州青年汽车,经历了11年的大起大落,被法院宣布破产。

自2001年起家造车,2006年“绿色奥运”期间拿下500辆订单声名鹊起,18年来庞青年并购扩张之路触及内蒙古鄂尔多斯、宁夏石嘴山、浙江萧山、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等地,画出高达400多亿元的投资大饼,屡屡成为各地政府的座上宾。

2019年5月,庞青年在河南南阳迎来最后的高光时刻,其水氢发动机下线,宣称车载水可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加水即可行驶。《南阳日报》的报道以及市委书记张文深的点赞传遍网络,迎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质疑。

一直颠簸前行的“青年汽车”至此急转而下,终于失去各方宠爱,欠薪,涉诉,被列入失信名单。截至2019年底,青年汽车已有25条失信信息,8条被执行人信息,股权冻结信息达93条,庞青年被限制高消费次数达114次。

一个月前,青年汽车获得了一笔1.18亿元的新能源汽车扶持基金,也引起争议。 局势变化莫测,庞青年的汽车梦岌岌可危。

“工资闹一下,就发一两个月,过不久又停发”

2019年11月18日早晨8点,金华市八达中路上,上班的工人们行色匆匆。李涛(化名)走进青年汽车集团大门,在门卫室打完卡就悄悄溜出大门,骑上电瓶车前往一家汽车维修企业做零工。傍晚5时30分左右,他又骑着车回青年汽车打卡,然后回到出租房楼下,在一家小餐厅吃一碗8块钱的西红柿鸡蛋面。

“没办法,我们只有去外面赚生活费。”李涛四年前成为青年汽车一线工人,每个月底薪2800元,加上绩效工资,可以拿4000元左右。但是近几年工厂的订单很少,许多工人都没有生产任务,2019年6月份以后就没发过工资,下半年很少有活干。

有青年汽车员工告诉记者,从2015年起,集团的客车全年销量从四五千辆跌落至数百辆,2019年以来更是总共只生产了几十辆客车。公司员工最多时曾有三四千人,而目前仅剩一千余人,其中一线工人更是不到400人。

多名员工证实,公司给很多员工只是断断续续买社保。“买一个月,停几个月,再买一个月,再停。”一位工人介绍说,“前几年经常有员工聚集前往当地政府讨说法,但是都没有彻底解决,工资也是闹一下,就发一两个月,过不久又停发。”

李涛每天在外面打零工的收入不等,有时候一百多,有时候二三百。他在与公司一路之隔的村里租了一间10多平方米的单间,每个月租金300块。他不敢辞职,唯一的办法只有等:等年底补发工资回家过年,等公司把社保交齐,甚至还期待公司正常生产后效益变好……

当然,不是所有的员工都可以离岗打零工。记者在青年汽车多个车间看到,有部分工人在认真干活,还有一些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一位工人介绍说,有部分工人是固定工资,不能离开岗位,公司还是在正常运转,活肯定要相对少一些。

记者在现场探访看到,园区内工人很少,堆满了废弃铁架和一些客车骨架。可听到生产车间内的作业声,但不是全自动化的流水生产线。办公楼一楼无人办公,厂区内停放的一些莲花汽车已落满灰尘;办公楼后面有大面积土地荒芜,供员工停车,也种有少量蔬菜。

庞青年的一位堂弟,是他厂里干了十多年的一线工人,面对青年汽车订单较少的情况,他也和其他很多工人一样,每天上午打卡后就出去摆摊卖烧饼,傍晚再回厂里打卡。其堂弟介绍说,以前老家的很多人都跟着庞青年干,但是这几年不景气大多都离开了。他和庞青年平常时间没多少交流,来往不多,面对记者提问多次说“不知道”。

青年汽车附近的左周社区的一位村民回忆,不同于如今的惨淡景象,十年前,厂区周边路上全是试驾的青年大客车。

2006年,青年汽车揽下2008年北京奥运会800辆订单中的500辆,其新能源汽车一战成名,众多国际订单纷纷涌向金华。随着庞青年的造车雄心不断膨胀,公司也在大步扩张中问题重重。

青年汽车在建厂之初就圈地数百亩,如今一片规模巨大的未完工厂房内杂草丛生,停放有一些老旧客车。据厂区工人介绍,厂房兴建于2010年前后,规划为乘用车车间,但收购萨博失败后,这片厂房也随即烂尾,从未投产。

厂区的后门,一条公路将青年汽车的庞大地块一分为二,公路的对面,一块空地租给了当地一家物流企业后,又被转租给多个个体户做成几个停车场。停车场的边上,一栋厂房刚建好框架,还没有盖顶,目前出租给一家沙厂堆沙,里面甚至关了几头牛。

青年汽车办公楼背后,大约几十亩的一块长条形土地已出让给开发商建楼盘。另有多个信息源告诉记者,青年汽车的办公楼所在土地,也已经给了开发商,“开始计划将整栋楼平行移动,后来发现成本太高,移房子的钱差不多都够重新修建,于是这一方案被否决”。对于这一说法,记者联系青年汽车宣传部,电话无人接听。

可以肯定的是,青年汽车一直在通过资产变现解决现金流问题。几年前,厂区内一个小湖边修了四栋漂亮的花园洋房,计划用来做高档会所,但是没做起来,一直闲着。如今一号楼已经转给一个幼儿园使用,二三四号楼租给别人用来做医院和疗养院。

“It’s very good”。

2019年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一条题为《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的新闻,将平淡许久的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又一次推上舆论风口。

报道称,“水氢发动机在我市正式下线啦,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2019年5月22日,张文深从号称搭载了“水氢发动机”的白色货车上走下来,一边和庞青年握手,一边激动地用英文说,“It’s very good”。

这个号称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的新能源技术很快吸引了公众的眼球。市委书记的“点赞”与舆论的评价形成巨大的落差,一时引发热议,报道很快从南阳市政府官网撤下。

早在2017年庞青年高调发布“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时,就遭质疑。对此,金华一位官员认为,它是一个试验产品,并不是一个成熟的可以批量化生产的产品。

即便如此,庞青年还是为南阳项目描绘了蓝图:单班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新能源乘用车,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利税超百亿,可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南阳市政府对此充满期待。媒体报道显示,青年汽车的南阳项目总投资81.63亿元,征地1000亩。

不过,在媒体报道后,南阳市委和高新区也在统一口径,一方面强调政府并未出资40亿,而是公开融资,一方面又强调项目未正式上马。庞青年后来不得不现身南阳工厂,在解释原理的同时,也透露出对当地政府的“不满”。他称青年汽车已经投资上百亿资金,而南阳的40亿投资并未到位。

当时,当地南阳二机石油装备有限公司的临时闲置厂房,重新粉刷了一下,租赁给青年汽车。如今,车间内空荡荡,办公室也仅留有几人,办公室人员在闲聊。南阳官场人士对媒体透露,“这个项目停摆已经不是秘密,后续应该也不会做什么特别处理。”

444亿滑铁卢

继南阳“水氢发动机”事件后,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简称“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使得“青年汽车”再次成为热点。

2019年11月18日,杭州市萧山区法院发布了一份破产文书公告。公告信息显示,2017年9月1日,萧山法院根据债权人上海浦发银行杭州和睦支行的申请,受理杭州青年汽车破产清算案。

法院公告称,截至2018年9月28日,杭州青年汽车财产变价款64229.70万元,现金资产23.04万元,二项合计64252.74万元;经公司管理人审查确认的债权额109654.87万元,待定债权额3762.93万元。法院认为,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其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法院裁定宣告公司破产。

杭州青年汽车成立于2008年,只是庞青年名下73家公司的其中一个。而青年汽车集团乘用车生产主体――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早在2017年12月就已宣告破产。

如今,杭州青年汽车位于杭州大江东前进街道前峰村江东五路附近的厂房,已被夷为平地。这块占地约1000亩的厂区,在被拆除之前就已荒废多年。

青年汽车集团总裁办的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并未影响到集团的经营,目前集团仍在正常运营中。集团主营的业务为纯电动城市客车,与杭州青年汽车业务并无直接联系,也与“水氢汽车”毫无关系。

多年来,庞青年一路大手笔收购,一路大跃进投资。1999年,庞青年开启了与德国客车巨头尼奥普兰的合作,此后几年间,青年汽车迅速占领了豪华客车市场巨大份额。鼎盛时期,他甚至还试图收购瑞典萨博汽车。

尼奥普兰、曼卡、莲花这些知名品牌都曾是庞青年的合作和收购对象,与之相对应的是庞青年在多地政府部门成为座上宾。一位汽车合资企业高管告诉记者:“汽车产业由于投资额大,带动性强,非常受地方政府欢迎”。

南阳市高新区管委会人士坦言,当地政府早前就已知晓青年汽车负面缠身,但仍主要考虑技术层面的东西。

而地方提供的资源和政策是驱使庞青年前去投资的主要原因。“他是想圈钱,但他圈钱的目的还是想造车。”一位曾在青年汽车工作多年的中层人士说。

2011年,庞青年就曾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操作了一个大手笔。青年汽车与鄂尔多斯市政府达成协议,承诺在鄂尔多斯投资瑞典萨博汽车AB项目,计划投资200亿元。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

2011年11月,庞青年旗下三家公司与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以43亿元转让部分公司股权和上述煤炭资源。合同签订后,亿佳合支付了2亿元定金。一个月后,庞青年对瑞典萨博汽车的收购失败,双方陷入纠纷。亿佳合一度向吉林省白山市公安局报案,警方以诈骗罪立案,而庞青年的浙江省人大代表身份帮助他避免了被采取强制措施,刑事案件不了了之,但双方的民事官司打了近7年,如今还在最高法再审阶段。

2009年前后,青年汽车高速扩张阶段,庞青年曾公开表示,欲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投资的地方涉及济南、泰安、连云港、石嘴山、鄂尔多斯、海宁、六盘水等,总投资计划444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这些项目动辄几百上千亩土地,投资数十亿,但几无项目成功。据《法治周末》2013年报道,青年汽车已从江苏连云港、浙江海宁、贵州六盘水的项目中退出,项目用地被当地政府收回。至于连云港、石嘴山的项目,至今没有下线过一辆汽车。

而济南市高新区管委会更是将青年汽车告上法庭,2016年12月29日,最高院判决青年汽车赔偿济南市高新区5.3亿元扶持资金。

失信的“造车狂人”

公开资料显示,1958年出生的庞青年放过牛,卖过茶,开过拖拉机,也开过小厂卖各类轮胎。庞青年与汽车正式结缘是在上世纪90年代,起点是客车而非乘用车,从引进德国尼奥普兰客车到收购股权,用了几年的时间,他打造的金华尼奥普兰客车迅速在豪华客车市场上崭露头角。

所有项目的操作过程中,庞青年喜欢造势。早在2006年,青年汽车集团就发布了“青年都市航线A-380城市客车”,车身长达25米,可乘坐300人以上,号称世界上车身最长且容量最大的公交车,一时间吸引了众人眼球。

但实际上,这样的超长公交车并不实用,很容易一转身就导致交通瘫痪,它从来没有机会真正投入使用。

与当初的庞大声势不同的是如今的深重麻烦。天眼查数据显示:青年汽车集团的法定代表人是庞青年,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截至目前,青年汽车已有25条失信信息,8条被执行人信息,股权冻结信息达93条,庞青年被限制高消费次数达114次。公司多位高管包括他第二任妻子王淑丹等股权已被法院冻结。

其实,除了各地分公司外,青年汽车集团在运营上也陷入困窘。2019年8月,浙江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青年汽车集团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青年汽车集团破产清算,但被驳回。

一家企业销售人员告诉记者,青年汽车经常拖欠货款,导致一些供货商要求先付款再发零配件。他们从2013年开始给青年汽车供应客车窗玻璃,目前还有200多万货款没拿到。最近一批钢化玻璃已经按照青年汽车的规格切好了,按其他汽车制造商的规格根本无法使用,但他们还是选择用卡车将这部分玻璃拉走。

记者获知的另一个细节是,青年汽车多年前花数百万采购的一套生产车辆坐垫的设备,在浙江一个基地使用不久后,被拆下来运到金华的仓库里,如今有商家到厂里考察准备回收使用,但具体该找青年汽车谈,还是和负责破产案件的法院谈,也搞不清楚。

金华青年汽车附近一名社区干部表示,十多年前,政府统一征收了附近两个村的土地给青年汽车使用,每亩大约2.8万元,但至今仍有14亩多土地赔偿金尚未支付。

2019年10月份,青年汽车获得了一笔扶持基金,但一个月后,其子公司杭州青年汽车宣布破产。

从开始捣鼓“新能源汽车”到如今,庞青年拿到不下 50 亿的投资,9 次政府合作,8 次烂尾,其动机被认为是在“融资”。而庞青年对此曾霸气回应道:“他们当地答应的资金没有兑现,所以我就不干了!谁再说我骗补,我肯定一告一个准。”

如今,在金华的青年汽车总部,庞青年也很少露面了,除非有领导来考察或者开年终会议。多位员工透露,“最近一次见到庞总是今年十月”。而一位工人则表示,“只期望春节把拖欠的工资发了,让我们安心回家过年,至于明年会咋样,先不管,也管不了了。”